她每天早上都必須先做幾個深呼吸,等心緒穩定之後,才有勇氣走進辦公室。

 

「思嬌麗國際美容有限公司」一個製造青春美麗神話的夢工廠,座落在市中心最高級的辦公大樓裡。這樣的神仙洞府,在她眼裡卻像盤絲洞般陰森可怖。

 

推門進去,一隻小麻雀馬上從總機櫃台裡飛了過來。

 

「妳今天怎麼來得這麼晚呢?」小麻雀的臉上寫滿了興奮,上前緊緊抓住她的手肘。

 

「昨晚寫企劃案寫到三點多,所以,早上就起不來囉!」

 

「真可惜呀!妳錯過一齣好戲了!」

 

她心裡隱隱覺得不妙,小麻雀又要傳播八卦了。「什麼好戲?我最近忙昏頭了,不想理會這些無聊事。」

 

小麻雀長得很可愛。圓圓的大眼睛,紅紅的蘋果臉,是個人見人愛的小女生。只是,思想太簡單,說話完全不經過大腦,而且對八卦、是非最有興趣。

她想轉身逃走,卻被小麻雀一把拽了回來。「是個大消息!剛剛發生的事,簡直比連續劇的情節還要精彩。」小麻雀扳著她的肩頭,低聲在耳邊說道:「剛剛董娘突然來公司,衝進了李經理的辦公室,跟她大吵了一架耶!」

 

「呀?怎麼會這樣呢?」她不得不承認,這個新聞的確太勁爆了:「未免太霹靂了吧,當著所有人的面?怎麼會這樣呢?」董事長夫人的形象一直是溫婉賢良的,平時也很少到公司來,到底是什麼事讓她喪失了理智呢?

 

「哎!這就證明了老董跟李經理之間的曖昧傳聞,並非空穴來風呀……」

 

「找死呀!這麼亂講話,不怕被炒魷魚嗎?」她故意扳起臉,恐嚇這隻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麻雀。

 

小麻雀嚇得趕緊摀住了嘴:「不說了,我只跟妳講而已。」

 

「才怪!別再亂嚼舌頭了!」

 

好不容易擺脫了小麻雀,來到自己的座位。坐在旁邊的蜘蛛女一見到她,馬上拋來一個詭異的微笑,意有所指地說道:「今天來得比較晚喔……」

 

又來了,她才不想跟蜘蛛女討論這種八卦新聞。蜘蛛女的心機比小麻雀深多了,跟蜘蛛女說話絕對不能掉以輕心,要事先在肚子裡多繞幾個彎,想清楚了才可以把話說出口。

 

蜘蛛女熱絡地靠向她,馬上有一股濃列的香水味撲鼻而來:「妳知道嗎?剛剛發生了……」

 

「對不起,這個企劃案我還要再潤飾一下,有什麼事等一下再說吧。」

 

蜘蛛女的笑突然凍結在臉上,只好訕訕地走回自己的座位。

 

蜘蛛女時髦美豔,身材纖細修長。最喜歡濃烈的香水和合身的黑色系衣服,給人一種神祕優雅的感覺。她倆同時進入企劃部,原本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一段時間之後,她才發現蜘蛛女個性陰柔深沈,表面上不動聲色,卻已在暗地裡結好了蛛網,等著獵物一步步掉入其陷阱中。平時笑臉迎人,私底下卻小動作不斷,爭功諉過、兩面三刀。吃過太多次虧之後,她早已學乖了。

 

不久,桌上的內線電話響了起來,是李經理找她。她今天一定沒有吉星高照,才剛逃過小麻雀的糾纏、蜘蛛女的網羅,緊接著就被鯊魚追趕了。而且這隻鯊魚剛剛被董娘修理了一頓,現在去見她豈不等於是白白送死嗎?

 

旁邊的蜘蛛女不懷好意地竊笑,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。她只當作沒看見,提起勇氣往鯊魚出沒的海域前進。

 

站在經理辦公室外輕輕敲了敲門,只聽得門內冷冷的聲音應道:「進來!」

 

她小心翼翼推開那扇門,卻不禁打了一個寒顫。鯊魚穿著典雅的套裝,將長髮盤起,襯衫衣領高高地豎立起來,像極了露出海面的鯊魚背鰭。

 

「公司新產品的電視廣告,拍攝進度怎麼樣了?」鯊魚低著頭批閱公文,連眉毛都沒有抬一下。

 

「影片已經剪接完成了,剛剛廣告公司派人把影片送來了。」

 

「那麼,拿來播放看看吧。」

 

剪輯成一分鐘的影片,反覆地播了又播。好詭異的沈默,她覺得自己好像孤獨被圍困在一塊海中凸起的岩石上,而露出背鰭的鯊魚,就在眼前游來游去,隨時都會伺機衝上來咬她一口。

 

「妳覺得這支廣告有表現出我們公司產品的特色嗎?」鯊魚的語氣陰森森地,從鼻孔噴出的寒氣足以凍死一頭恐龍。

 

完了!她明白這是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兆,一顆心不斷地往下沈落……

 

「您的意思是?」

 

「這次我們特地花費重金,請來當紅偶像JOJO為產品拍攝電視廣告。可是妳看看,從頭到尾都是JOJO的畫面,這廣告跟她的個人MV有什麼不同?如果妳是觀眾,看了這個廣告之後,對我們的產品會留下什麼印象嗎?」

 

「經理,當初廣告公司提出了好幾個腳本。是您說既然花那麼多錢請來JOJO,就要把這個效益發揮到最大,結果腳本就被改成這樣了,不是嗎?」

 

她一時忘記害怕,勇敢頂了回去。從頭到尾都是這個剛愎自用的女人一再強力介入,不但不肯聽別人的專業意見,還把腳本修改得四不像。現在對結果不滿意,就想把過錯給下屬嗎?她也生氣了。

 

「我又不是這方面的專家,只是提供意見,怎麼知道拍攝出來是這副德行?妳的專業做了什麼?廣告公司的專業又做了什麼?」

 

「我們曾經提過不少建議,也有提議突出產品的意見,後來不是都被您否決了嗎?」

 

她簡直不要命了,眼前的鯊魚已經凶性大發,擺出想要上前一口把她吞噬的氣勢。「還敢強詞狡辯!我跟妳說,這件事如果不能善後妳就死定了!我還要去問問廣告公司的王總監,我們公司付了那麼多錢,為什麼拍出一個這樣的爛廣告?看他下次拿什麼臉來見我!」

 

她緩緩閉上眼睛,這次恐怕要屍骨無存了。也許真的命不該絕,及時來了一通救命電話。鯊魚忿忿地拿起話筒,隨即抬頭瞪了她一眼,她知道大概是老董打來的,識趣地先行告退。

 

關門時還隱約聽到裡面鯊魚的咆哮聲:「她怎麼可以這樣對我? 我長到這麼大,從來沒有被人指著鼻子罵過……」

 

她搖了搖頭,心道:「妳從來沒有被人指著鼻子罵過;卻天天指著別人的鼻子罵!」

 

轉過身來,意外發現麻雀和蜘蛛都藉故在附近徘徊。一定是聽到了裡面傳出的咆哮聲,特地趕過來看好戲的吧。

 

盤絲洞終究不是人久待的地方。她開始認真考慮,是不是該換個環境了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娃娃屋拍賣網 的頭像
娃娃屋拍賣網

娃娃屋奶嘴小店

娃娃屋拍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