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、文:林清盛

暌違了五年的國慶煙火終於回到台北,在淡水河畔施放極其絢爛且華麗的煙火。住在大同區的我,當然也要人擠人躬逢其盛。六點多就帶著狗兒子從住家散步至迪化汙水處理廠的運動公園,這裡到了晚上就會有許多人相約打球,也有狗友在此交換飼養心得。

小犬貝克漢第一次光臨這座公園,到處嗅聞,也是頭一次遇到這麼多人,我們選擇站在天橋上遠觀煙火,但這橋是公園到河濱的要橋,也位處制高點,人群雜沓。貝克漢可能被人潮給嚇到了,異常興奮,但天性勇敢的他,不畏怯躲藏,而是以極力介紹自己是帥狗之姿,努力突破人群,連站在狹窄的天橋上,都坐不定,老想與小朋友打招呼,35公斤的他,在大人眼裡是隻大狗,沿途可聽到「嗚!好大!」「嗚!大狗!」,更何況是與他同高的孩童的反應。

為避免嚇到小朋友只好讓他藏身在我身後,但自以為帥哥的他,怎麼可能屈居我後,我們時而拉扯,時而安撫慰勸,最後因為整座橋都快站滿了人,在煙火秀上演十多分鐘後,便先逃離現場。怎知人群早已堵住樓梯口,無法下橋,旁人見此狀,玩笑地說,「叫狗走在前,就會讓出一條路了。」也是,管他是不是和善的黃金獵犬,大狗人人見了還是有所畏懼。十分鐘的花火秀,首先讓我學到人多的地方還是不要搶入。

但貝克漢的問題又再次浮現,養他之初,便很重視教育,在意社會化,三個月大的時候,便抱著他認識環境,帶他接觸陌生人,與狗學習服從、自我認識。因此,貝克漢從不怕人,喜歡跟人和狗打交道,以為這樣就夠的我,還曾經引以為傲,但他的過動,卻代表了他的社會化不足,不懂節制過度的熱情。這是一人養一狗的結果,少有不同面孔的人與他接觸,遇到多人的情況,他變得不知所措,尾巴搖得都快把他拉上天了。而我,成了一個不負責任的主人,只顧自己的快樂帶著他去看煙火,忽略他高度所見的人潮,不著天,只能相信他的主人。

離開人群,貝克漢馬上喜形於色。Mr.Children有首很應景的歌曲《花火》,是首鼓勵人心與答謝的歌曲,歌詞大概意思是「為什麼遇見你,世界看起來就變得美麗了。」「無法握住的是花火所綻放的燦爛光芒,想再一次、再一次,伸手握住它。」十月十日的國慶煙火,我以為本該帶狗兒子一同觀看,一起驚呼!但我忘了他得面對擁擠人潮,他看到的不是美麗的煙火,是想摸他的肉色大手;他看不到前方的路,只聞到混雜各種怪味的人腿。

我忘了狗兒子的笑容才是最燦爛的煙火,且伸手可及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娃娃屋拍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